纵横大唐1-4-都市言情 
首页  »  都市言情  »  纵横大唐1-4
纵横大唐1-4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9.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一)起程

我用一只手箍住跪趴在身下的美女的纤腰,另一只手绕到她的身前用力的揉搓她那坚挺圆润的玉乳,快速的耸动着自己的腰。

粗大的肉棒在白嫩的屁股间进进出出,带出了大量的蜜汁,顺着美女的大腿滴下,沾湿了一大片床单。

美女紧窄的蜜穴把我的肉棒夹的紧紧的,蜜穴里的嫩肉也不断的蠕动,将肉棒送到尽头的花蕊,花芯就像一张不断开合的小嘴,吸吮着我的龟头。

强烈而舒爽的快感使我不禁把力道加的更足,原本坚挺的乳房在我的手掌中幻化出各种形状,强劲有力的腹肌更加猛烈的撞击着雪白的殿部,把原本白嫩的屁股撞得一片通红。

即使承受着男人强有力的操干,被整个亚洲男人视为心中的女神的柳琴心,仍然像在舞台和屏幕上一般的圣洁和纯真。

在我大力的攻击之下,从她口中仅仅溢出一丝似有若无的娇吟,完全比不上肉棒在小穴中发出的‘咕叽,咕叽’的摩擦声,自然更不用说我的腹部撞击屁股时发出‘啪!~啪’的声响。

然而已经高潮过两次的琴心无力阻挡我强有力的冲击,我加快速度不过抽插了数十下,她的身体便开始微微颤栗起来,螓首深深埋进了被单中,雪殿翘的更高,令我更加方便大力的进出她的蜜穴。

正当我再一次将肉棒深深送入她的蜜穴,龟头用力的顶在花蕊中,琴心全身一僵,肌肉尽数绷紧,花蕊中一股热流猛烈地冲刷着我的肉棒。

难以言表的快感使我精关一松,浓浊的精液重重地射进了琴心的花房里。
这使得琴心终于抵挡不住,发出沉重的娇喘,摊倒在床上。我随即也躺在她背上,一番温存之后,沉沉的睡去。

翌日清晨,我被身体一阵冲动唤醒,琴心正趴在我的胸膛上,丁香小舌轻轻的舔着我的左乳,还调皮的张开贝齿将乳头咬住拉扯,而她青葱般纤长的玉指,正在被单下缓缓地捋动我的阳具。

只觉丹田一股欲火猛地窜上心头,我恨不得立马将肉棒插入琴心的小穴里狠狠蹂躏她的嫩穴,花蕊,还有那蜜穴上诱人的珍珠。

但我还是忍住了冲动,只是抱着琴心的螓首,用力的亲吻她红嫩的双唇,和她柔软的香舌缠绕在一起,双手则温柔的把玩着丰盈柔软的乳房。

‘宝贝儿,起来收拾一下,我是下午的飞机,都已经中午了。你帮我整理一下行李。再不去的话,方平可就等不及了。’我终于放开了琴心的双唇。

‘不嘛,人家不让你去。我要你陪我去j国开演唱会。’琴心抱着我撒起娇来,丰盈柔软的玉乳在我的胸膛上摩擦,差点让我再次把持不住。

我不得不强行将美丽的可人儿从我的身上拉开,要知道这需要多大的毅力。
我轻抚着琴心乌黑亮丽的披肩长发道:“宝贝,我一找到雪人,就马上赶赴j国去,到时我将送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琴心还是在我身上娇嗔:”谁知道找那个雪人要用多久,万一找不到呢?!

你一投入到工作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哪还顾得上我?哼!什么臭博士!方平也是个大混蛋,他怎么不自己去找什么雪人!‘花了大半天终于说服了琴心,我也及时赶上了飞往西藏的飞机,虽然美女对我有着极大的诱惑力,但是作为全球最好的生物学家,不可能在听到发现了雪人的时候无动于衷。

更何况发现神农架野人使我收益非浅,怎么说也不能放过雪人啊。
到达了拉萨,方平早已恭候多时。

‘老师,我已经组织了一只登山队,随时可以出发。目标是在科拉辛布山,山上的喇嘛捕获了一只。布达拉宫将派出一个向导带我们上去。而且我们还有合作伙伴。是来自m国某大学的生物研究专家……’‘好了,我知道了。我想先到布达拉宫去一趟。你去联络和准备,明天就出发。’‘好的老师。’方平是我的学生当中最得力的一个,交给他基本没有问题。

在布达拉宫和一些高级喇嘛询问了有关于雪人的事情,但他们显然并不是很清楚,所知的也不过是一些传闻而已。即使是这次声称抓到雪人的庙宇,喇嘛们也不甚了了。

因为科拉辛布山已经相当靠近喜马山脉,即使喇嘛中的苦行僧也很少到那里的庙宇去,不得要领的我只好在寺庙内独自闲逛,由于我特殊的身份,自然是畅通无阻。

在某个偏僻的殿堂里,供奉着孔雀大明王,塑像的脸孔与当年熟知的漫画孔雀王十分的相似,这令我好奇心大起,便踏入细看。

奇怪的是其他的地方都有三三两两的游人或喇嘛,即使这里过于偏僻也不至于连个和尚都没有,但我却没有注意到,变故亦由此而生。

(二)美女蛇

一踏入孔雀大殿,我就陷入到某个奇异的空间当中。同时也是优秀的物理学家的我丝毫不感到惊慌,甚至有些哀叹奇遇来得真不是时候,因为我没有任何工具可以研究一下这个空间。要知道能够把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在实验室里完成实验并由此拿到诺贝尔奖,我已经是最顶尖的空间物理学家。

我并没有多少时间来哀叹,当我回过神时一条不知从何而来的巨蟒已紧紧的将我缠绕。巨大的蛇首与我面对面,四眼相望。我嘴巴都还没张大,更奇异的事情出现了。巨蟒的头渐渐化为美女之首,明眸皓齿,霞生双颊,樱唇娇艳欲滴,说不出的娇柔妩媚。

不知何时,缠绕在我身上的巨蟒,早已化成人形,正是个恍若天仙的娇艳少女。眼前的少女拥有着雪玉般的曼妙胴体,白玉无暇的肌肤好似吹弹得破,丰满高挺的胸乳和引人神秘暇思的三角地带仅挂着类似古代波斯用珍珠穿成的围兜,在少女似有若无的晃动中,珍珠链也随着晃动,隐约露出双乳和蜜穴,比完全裸露更能令人疯狂。

少女轻轻的将白玉凝脂般的双臂环绕上我的脖子,殷红娇嫩的双唇慢慢的贴在了我的唇上。我的脑海里顿时轰的一声,理智刹时消失得一干二净。娇嫩的柔舌伸入我口中,和我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我贪婪的吸吮着甜美的津液,甚至试图把柔舌吞下去。

热切亲吻的同时,我的手也没有闲着,紧紧的搂住少女的胴体,张开魔掌肆意的摸索着,一只手掀去珍珠围裙,另一只手揉搓着高挺浑圆的双乳,充满弹性的乳肉从我的手指中挤出来,滑腻柔软的手感使我的情欲不断高涨。握在手中的酥乳却不像一个少女的青涩,而是一个成熟完美的女人的乳房,丰满而雪白。
当我试图将手突破她下身的防线时,柔软的舌头忽然从我的口中消失,我长吸一口气,正想表达我的不满,那对柔软的樱唇已经吻上了我的脖颈,随后缓缓的滑至我的胸膛,小腹,轻轻的舔拭着肚脐。我爽快的喘息着,吞咽着唾液,在她含着我的肉棒时,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事实上我完全不知何时竟已全身赤裸。她的柔唇紧紧吸住我的肉棒,用力吸吮,香舌圈住硕大的龟头,来回的蠕动,贝齿则轻啮着粗大的阴茎,一对玉臂也从我的脑后滑落到双臀,缓缓的摇动我的屁股。强烈的快感几乎令我马上就要喷射出来。

我终于无法忍受,用力将她推倒,也许我们是躺着的,也许是漂浮在空中,我对此毫不在意,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少女的身上。我将肉棒从她的樱唇中抽出,移至她高耸的酥胸,龟头在淡红色的乳晕上划着圈,不时的用马眼逗弄坚挺的乳头。少女的口中,也开始发出和我一样的喘息与呻吟,这令我非常满意。
玩弄过一对丰挺圆润的玉乳,我把肉棒埋进深深的乳沟里,双掌握住乳房的两侧,把肉棒紧紧的挤在中间,开始大力的耸动。充满弹性的乳房拥有着不亚于小穴的压力,同时少女不断的伸出柔舌舔弄着露出乳沟的龟头,或整个的含入口中,嫩白的乳肉在与肉棒的摩擦中变成了淫糜的通红,都在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腰部动得越来越快,一声怒吼中,浓精激射而出,布满少女的娇颜。

看着少女伸出香舌将脸上的精液舔入口中,欲火仍未发泄的我趴在她身前,用力掰开一双雪白修长的大腿,肉棒在粉嫩的阴唇上滑动着,完全湿润后,奋力地插进了早已春水氾滥的蜜穴里。

温暖湿润的小穴紧紧的夹着肉棒,阴道壁上还有无数的突起在肉棒上蠕动,巨大的快感让我更加卖力的抽送,次次都打在深处的花蕊中。大量的蜜汁在肉棒的抽插中涌出,空气中布满了甜蜜的香气,这种难以形容的香气也在刺激着我完全忘乎所以,只知道用最疯狂的力道攻击着,直到少女的蜜穴在阵阵的颤栗中达到了高潮,我也再一次把浊热的精液射进了她的花房中。

我趴在她的身上剧烈的喘息着,她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亲吻着我的脸颊,温柔的抚摩着我的全身。

‘小情人,你真棒,我很久没享受到高潮了。我会送你意想不到的礼物。’她继续亲吻着我,把一枚戒指——姑且称它为戒指——戴在了我的手上,一段奇怪的咒语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深深印在了大脑里。

我猛的张开眼睛,我的一只脚刚刚跨过孔雀大殿的门槛,身上的衣服一件不少,眼前的孔雀明王塑像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有着强大精神力的我当然不会想自己做了一场白日梦(普通人一定会这么想吧),我开始寻找这场艳遇的证据。手上的戒指明白的告诉我,我当然不是做梦,特别是白日梦。

那么我只能是碰上两个可能,神仙或者妖怪。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很寂寞。
这也可以解释我为什么只撑了两次,修炼了数十年太极拳,又早就改造了基因的我完全都可以控制自己的做爱能力,如果不是神鬼之身如何能将我玩弄于鼓掌之间。

我仔细的运起太极之力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什么影响,稍微有所精进,可见并非没有好处。而她送与我的戒指,如果我都看不出来不是地球任何一种物质构成的话,我也就白顶个一百年来最顶尖的物理学家的称号了。还有那段神秘的咒语,又会是什么呢?

(三)女间

直到方平向我介绍几位同伴时,我才稍微缓过神来,毕竟那个老喇嘛的话令我吃惊不小。

当他莫名其妙的挡住我的去路,意味深长的告诉我,我拥有了孔雀明王之神力,无论是谁都会吓个半死的。即使是我,至少也吓了四分之一死。碰到那么一个活菩萨,当然要一解心中的疑惑。

佛宗密教密不外传的孔雀明王真言咒已经深印在我的脑海中,而那枚戒指,称之为奈落,梵语的意思是无边界,简单的说就是玄幻小说里魔法师常有的空间袋之类的宝物。

事实上,我对戒指的构成物质比对它的功能更感兴趣,如果能够批量生产的话……

其中喇嘛拚命的怂恿我做和尚,不,是喇嘛,当然他宝相庄严的摸样令人肃然起敬,而借口我有大佛缘的理由亦不可谓不充分,只是不管是谁知道自己给个神戴了绿帽子当然需要好好掂量掂量。

而且我只相信这些神佛顶多不过是外星人,异空间人类等高级生物,让我再开发些大脑,改造点基因应该也是相差无几了。所以直到现在我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把所谓的神力和那个奇妙的戒指用到实验里。

‘老师?!老师?!……’‘啊……哦……哦……你说这个是来自美国的什么大学?’我缓过神来,看着眼前的这位金发碧眼,拥有着完美身材比例的美女,立刻被她吸引住了,而她身边的几个大汉自然是自动忽略了。

‘你好,龙飞博士,我叫拉碧丝。我们来自美国x大学生物实验室,是接受联合国科教处的委托来调查雪人的。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当然,当然……拉碧丝小姐,我想你们应该都准备好了吧,我们明天就起程。’我正在研究关于雪人的报告,语焉不详且充满疑点,毕竟你不能指望喇嘛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敲门声响起,是拉碧丝。她握着一瓶高档的红酒。

‘不介意和我喝一杯吧,博士。’拉碧丝媚眼如丝,波浪似的金发披到了酥胸,宽大的睡袍掩盖不住迷人的双乳,一件镂空的黑色文胸只是堪堪裹住挺拔丰满的乳房,大半雪白的胸肌暴露在我的眼前,露出深深的乳沟。

傻瓜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除非你不是男人。

‘这是我的荣幸,美丽的小姐。’‘博士,你是世界上最棒的科学家,不知道你那方面是不是一样棒?’拉碧丝的眼中散发着热烈的欲火,修长的大腿伸到我的腹部不断的磨蹭。宽大的睡袍滑落了一半,半边的酥胸尽入我的眼中。
‘宝贝,这种事,不试试怎么知道?’‘那你还在等什么?’我搂住眼前的美女,睡袍很配合的滑落到地上,我攫住拉碧丝的双唇,伸出舌头疯狂舔弄她口中每一部分,一手隔着黑色的乳罩大力的搓揉着丰满的乳房,另一手则绕过腰部捏弄白嫩的殿肉。

直到她几乎窒息时才放过了她的樱唇,顺着雪白的脖颈慢慢的吻至高耸的双峰。

大力的舔舐嫩滑的乳肉之后,我的舌尖一挑那早已挺立的乳头,将整个粉色乳晕吞入口中,牙齿不断的研磨轻啻硬挺的乳头,舌头在乳晕上打着圈圈,更不时的咬住乳肉大力的吸吮,发出‘啾,啾’的响声。

‘好棒!博士,我还要,再多点,再重点!!!啊!爽……!’拉碧丝的手紧紧的摁住我的后脑。

我将揉捏乳房的魔掌向下摸索而去,穿过平坦的小腹,到达湿得一踏糊涂的黑森林,将中指和食指插入穴口,发现拉碧丝早已准备就绪,两指顺势抽送了几下,在拉碧丝狂烈的迎合中,我把她推翻在床,将她修长的大腿架在了我的肩膀上,肉棒二话不说就插到了最深处的小穴中。

拉碧丝毕竟是个成熟美妇,阴道不像少女般青涩,而是温暖湿润,就像是合适的手套,并不紧,但却完全贴着肉棒,不愧为久经考验,经验丰富的美淫穴。
对于这样一个富有经验的美女,我也不必太过温柔,疯狂的耸动屁股,大开大合,大起大落,次次直抵她的花芯,直把拉碧丝操得三魂去了七魄,口中大声叫嚷,甚至在她绷紧腰身,用力挺起的高潮时,我也没有放过她。

到她泄了三次,舒爽到天上的时候,我才满意的射在了她的子宫里。
意尤围尽的我自然没有放过拉碧丝的一对豪乳,将肉棒挤进那对豪乳的乳沟中狠狠干了数百下,瘫软在床上的拉碧丝毫无反抗之力,任由我将精液射满她的口中。

‘博士,你真棒!我真舍不得离开你。其实我们实验室对你很感兴趣,我们可以开出任何条件,只要你能到美国来。’醒来后的拉碧丝开始了她此行的真正目的。

‘宝贝,我对美国没有多大兴趣。’一面将手伸到拉碧丝的胸前玩弄她的豪乳,一面却拒绝了她。

拉碧丝并不放弃,惊奇道:“博士,难道你愿意和我分开吗?其实我们知道你在中国并不如意,想想吧,上届奥运会你的基因技术帮中国拿了多少金牌,功劳全落在那些官僚手中,做个实验连经费都要分给别人。考虑考虑吧,到美国来要多少钱有多少钱,更何况我们的实验室是最好的。你不会受到任何限制。‘’你这个贱货,不知让多少人干过了也想勾引我。‘我心里暗暗骂道。不过要是以前恐怕她的条件会让我动心,那时我的研究成果全让人给抢了,在中国官僚主义确实害人。

不过现在嘛,总算我也是一级国宝了,光看我能在布达拉宫里乱窜也知道我的权限有多大了,现在才来勾引我也太迟了。

我果断的拒绝了拉碧丝,她不得不空手而去,只是……

‘博士,我想你一定会后悔的。’临走时拉碧丝又抛了个媚眼,‘可惜我不能再尝尝你的好弟弟了,说实在的,它可真棒。’

(四)陷阱

‘我敢打赌我们不在科拉辛布。阿平,你不至于出这种错误吧。’我看了看地图,再看看四周,虽然还在西藏,但明显和科辛布雪山有一定的区别。

我想找那个带路的喇嘛,不过他已经去见佛主了,希望他脑袋上的大洞不至于让佛主对他反感。即使对枪械了解不大,但一个物理学家不可能分辨不出弹道的不同,那是de造成的伤害,不是普通的,而是摩萨德专用de,比当前市面上的威力更大更稳定,不愧为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良枪。

‘让我来猜猜发生了什么事。绑架?为什么是摩萨德?’在我身边围成一圈的科学研究人员和登山队员们面无表情,只有我正前方的大汉脸色有点难看,另一个倒是一脸得意道:“不好意思,龙飞博士。我们是接受中情局的委托邀请您去美国做客的。‘之前的大汉接过话:”闭嘴!这里由我指挥。博士,你已经连续四年为中国拿到诺贝尔生物和物理学奖了,不觉得累吗?中国政府太苛刻了,他们应该让你出国散散心的。’‘这倒是奇了,中国不操心,美国人倒为我着想。你们就那么有把握能带我走?’‘博士,我们知道你会中国的神奇功夫,太……极……拳,是吧。您有一个好学生,博士。在雪山上我想您没办法发挥是吧。也不枉我们大费周章设这个圈套。只要两个小时,博士,我们就到印度了。’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车上睡这么沉了,因为我看见了拉碧丝站在那群人中,我打赌那瓶红酒加了料。至于方平,‘阿平,你欠我一个解释。’‘老师,你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天才。爱因斯坦小时候都被当傻瓜呢。’他有些紧张,‘老师,你才三十岁,我都二十八了。我不是说我嫉妒你,但是你的存在让我没有出头之日。当然,在美国他们会好好保护你的。’‘你怎么对付国安局?’美国佬又插话了:“博士,平是唯一一个在雪崩里活下来的幸运儿。当然您会在美国接受我们无微不至的保护,只需要解决我们的一些难题。要知道,自从你计算出tmd和nmd的漏洞,我们的总统非常的苦恼啊。‘方平倒是放开了,’没了你,老师,其实我也算是个天才了。况且,你的大部分课题我都掌握着第一手资料,中国人不要,别人也会要的。还有……‘他突然露出狰狞的笑容,’我一定会好好的安慰琴心妹妹的,没了你,她一定会很伤心的。不过,她那淫荡的小穴一定也需要人去充实,我就是最好的人选。老师,这顶绿帽子,您还满意吧。哈哈哈……‘我突然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网球大小的石子,以标准的棒球投手的姿势砸了出去。方平眼睛都还没眨,石子就从他的脸旁呼啸而过,在他身后的某处砸出了一个小坑,吓出他一身冷汗,嘴巴也闭上了。纵然如此,一条淡淡的血痕还是出现在他俊俏的脸上。

周围的间谍们纷纷掏出枪来对准我。美国佬倒是很客气,‘博士,如果您不能友好地接受邀请的话,我不得不请摩萨德的朋友给您注射一些特别的药剂,当然,只是稍微让您合作一下,不会有任何损害的。’‘好的,我不准备反抗了。’我耸耸肩,‘不过我有个简单的问题,你们知道什么叫蝴蝶效应吗?’间谍们面面相觑,方平的脸色却变了,‘龙飞!你做了什么?!’‘一场龙卷风只因为一只蝴蝶轻轻的扇动它的翅膀。大自然实在很恐怖。我刚才起码也是时速两百公里的暴投吧。嘿嘿,你们谁是真正的登山队员呀。’已经没有人在听我的话了,脚下传来的剧烈的颤抖明白地告诉他们危险的来临。是雪崩,当然和原计划有点出入,因为没有人会幸存。

‘倒计时,十……九……七……五……三二一……’我在被卷走之前,还来得及把倒计时喊完,其实也不可能会有人听见了,都被埋在雪里了。

‘哈!狗屎运是怎么说来着,走路会捡黄金?’我看着这个狭小的洞窟,终于确定自己还活着。

事实上在这个完全封闭的环境中再怎么幸运也是白搭。即使稀薄的空气能够透过雪层,而修炼太极拳产生的能量和改造过的基因也不可能让我逃出生天,最终也是在雪山上变成一具冻尸,然后在未来某个时候成为人们研究的标本罢了。
不过就此放弃亦非我的本性,盘腿开始打坐,希望多撑个十天半个月的,要是命不该绝,国家起码也会派人来找我这个国宝的。

恍惚间,一双娇艳欲滴的樱唇贴在我的唇上,柔软的香舌伸入我的口中,与我热烈地纠缠在一起,顿时我的口中芳香如兰。我睁开眼,令我念念不忘的美少女拥坐在我的怀里,浑身赤裸,柔嫩的肌肤紧紧地与我贴在一起。

她放开我的舌头,舔舐我的脸颊、双眼,又移到我的耳边,含住我的耳垂,‘小情人,想活命吗?好好地满足我吧。’我一边握着她的乳房,抚摸起来,将另一边娇翘的粉红色乳头吸入口中,一边拥住她臀下雪白的嫩肉,在上面慢慢地揉捏着。每次与她做爱,我都不需要宽衣解带,似乎很自然地便已经浑身赤裸。
巨大的肉棒在少女的三角地带磨蹭着,刮过浓密的阴毛,在滑嫩而敏感的阴唇上来回地摩擦。从她的蜜穴里涌出了大量蜜汁,浸湿了两人乌黑茂密的毛发,同时也沾满了我的肉棒,使得肉棒看起来闪闪发亮。

我放开她的乳房,再次吻上她的樱唇,这次我主动地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贪婪地吸吮着少女口中香甜的津液。同时双手捧起她的屁股,将肉棒对准穴口,用力向下一拉,顿时全根尽没,龟头直顶花蕊,甚至插入了她的子宫里。

再次感受到她的阴道内那些颗粒对肉棒的挤压和按摩,我开始由慢而快,由浅而深地抽送。缓抽急插,将她弄得星眼微眯、娇喘咻咻,浪极荡极地到达了高潮。

我一阵快攻猛插,插得她急速地转动屁股,迎合我的抽送,浪声说:“哦…
我的好情人……爱死你了……我不会让你死去的……哦……哦……再快点,再快点……‘于是我更加卖力地抽送起来,她扭动着屁股,迎合我的冲刺,小嘴乱咬我的颈子、肩肉,像疯狗般在浪滚着。

这次总算不像上次那么不顶用了,我与她同时达到了高潮,肉棒直插入阴道深处,抵住花芯,龟头顶入子宫,浓精喷射而出,极度舒爽的同时,少女的子宫突然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竟然无法停止射精,自己身上的力量也好像是在被它向外抽一样,迅速的消失。我已经使不上劲把肉棒从她的蜜穴拔出来,而她阴道里的嫩肉还在不住的蠕动,也在帮忙‘榨取’着‘汁液’。

我心里叹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反正也是死路一条,爽死总比饿死好。

‘不要紧张,我的小情人。’她忽然搂住我的脑袋温柔的说。

我只觉得一股强劲的暖流从自己的马眼冲入了体内,迅速在四肢百骸流窜,上到发梢儿,下到趾尖,一下子又都充满了力量,射精停止了,肉棒也能从阴道中抽出了。身体里满溢着一股强大的力量,甚至盖过了原有的太极内力,不,不如说完全是不同等级的能量,而我的脑海中,不断闪出孔雀明王真言咒,似乎在一瞬间,我已经完全领略到咒语的真意。

我定下神来,少女又一次消失了,似乎她从未出现过一样,我的衣服也始终好好的穿在身上。真是神龙(龙蛇本一家嘛)见首不见尾。

轻易地打开雪层,我再一次站到了阳光下,是不是应该感叹一下世事无常?
我还在这里,而谋害我的人,却都埋在了雪地里。不过,不知过多久了,也该回去了,琴心一定急疯了。我心神一动,念动咒语,幻化出一对华丽的孔雀羽翼,飞向天空。


我要啦免费统计